你的幽默我知道

司馬小萌

先説今晨最動人的一條——

一個三十啷噹歲的美麗女子,在朋友圈寫道:“一位男性,在車上以軍人般的坐姿挺胸收腹,兩手自然垂立,眼神温柔而不失穩重,兩眼相望地在人羣中與我擦肩而過。我想説的是,可以加個微信嗎?畢竟,四歲坐在嬰兒車裏能有如此這般氣場,英姿颯爽。真的想請教一下!”

一位四歲的男性。笑死了!四十歲的,還馬馬虎虎。

英俊威武的“中”夥子,我認識一個排;英俊威武,又才華橫溢的,少説也有一個班。不得不説,這位寫文的小姐姐啊,由裏到外充斥着幽默細胞,是我的菜……

再説前天最恐怖的一瞥——

傍晚在電腦前幹活,我突然靈機一動:不如敷上面膜,保養一下臉蛋,反正也不礙事。從韓國買回來的面膜,一直沒用,快過期了。本來,買這純屬起鬨:沒有“先天麗質”,從不怪媽;沒有“後天麗質”,也不強求。喜歡你的還是喜歡你;無緣無分的,還是側身而過……

書桌正好面對窗户,正好有人經過,瞥了一眼。天,嚇着了!

我相信,那瞬間,他不是懷疑自己“老眼昏花”,就是確鑿相信“有鬼出沒”。老眼昏花,是遲早要攤上的;至於鬼,這位路人肯定沒讀完《聊齋志異》。咱們蒲老爺子筆下,各式善良女鬼,多麼楚楚動人啊……

甭説那麼多了。面對窗外呆若木雞的路人,我能做的,只有“擠眉弄眼”,強裝温柔。也許表演過了頭,適得其反,那會兒他的小心臟,肯定狂跳一百八十下了!

笑死了……

“司馬老師,你能不能正經些?”我對自己説。

所謂“正經”與“不正經”,全在個人的拿捏之間。人的一生,多少有點單調、枯燥,需要時不時摻點笑料。

一姐們兒昨晚留言:“吃了嗎?聊五塊錢的[壞笑]。”我問:“五塊錢多少分鐘?我要計劃一下[偷笑]。”她答:“哈哈,無數分鐘[壞笑]。”今晨,她又發來照片,讓我點評。我説:“先講兩塊五的。等下午有空了,再講兩塊五的[偷笑]……”生活,最不能缺的就是情趣。你説呢?

到親家家裏吃飯,喜獲九大盤招待。投之以餐,報之以侃。本人充分發揮“萌姐支招”的光榮傳統,冒充“十萬個為什麼”,從手風琴波爾卡獨奏曲,侃到列島沉沒、地球毀滅。跨度如此之大,又如此驚心動魄,把親戚們鎮得“翻江倒海”,已被鄭重邀請:春節再來侃!

我家二妹説:自感壓力大時,有時脾氣挺暴。老公也不甘示弱,一改年輕時的“好好先生”形象,回報粗囗,還總搶先説出他們之間最經典的話:“你這個大傻瓜!”然後,都覺得可笑,就一起笑了。

我家三妹發自渥太華:吃完飯,先生心情沉重地跟她説:“糟糕!我可能感染新冠了,因為我失去味覺了……”三妹笑得前仰後合!因為,她做菜時忘記放鹽了……加拿大渥太華,全球最小的首都之一,至九月底每天仍有幾十例新冠出現。人類生存不容樂觀。只能“強顏歡笑”,高興一天是一天。

朋友圈裏,媒體人也挺搞笑。濮陽徐同學寫道:“昨晚做夢,寫了一晚上論文。醒了後,除了標題《融媒時代,最大的對手是自己》,一個字都記不得了,這個着急啊。”今夏最熱那幾天,蘇州常同學寫道:“好消息:週末不下雨,可以出門浪。壞消息:週末天超熱,只能家裏蹲。”我點評:“公子有才!”

今年雖有新冠疫情肆虐,但北大校友慶“八一”足球賽仍審慎舉行。中學學弟胡燕武在羣裏展示四支球隊的名稱。注意聽,老厲害了:“橫刀立馬王將軍隊”“實在是高湯司令隊”“雙花紅槍劉小悦隊”“新兵蛋子肖大壯隊”。他們笑稱:擁軍愛民傳統不能丟!……

還有,這是哪家媒體做的標題,忒實在了——《土豆,你一點都不土!》

哈哈。拉出去,點贊十分鐘!

德州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凡本網註明“來源:德州新聞網”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於德州新聞網,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範圍內使用,並註明“來源: 德州新聞網”。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②凡本網註明“來源:XXX(非德州新聞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③鑑於本網發佈稿件來源廣泛、數量較多,如因作者聯繫方式不詳或其它原因未能與著作權擁有者取得聯繫,著作權人發現本網轉載了其擁有著作權的作品時,請主動與本網聯繫,提供相關證明材料,我網將及時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