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貧攻堅)“我的學費有着落啦!”——山東慶雲幫扶貧孤學生見聞

新華社記者葉婧
  低矮的磚房、灰黑的牆,牆上貼滿了各式各樣的獎狀,本不寬敞的客廳因為缺少傢俱和照明而顯得過於空曠,這是19歲的曉曉(化名)生活的地方。
  曉曉並不是國家規定範圍內的“孤兒”,可是自從3年前父親因車禍去世、母親改嫁之後,曉曉和她的弟弟妹妹就只能依靠年過花甲的爺爺和患有腦血栓的奶奶,過着比很多孤兒更苦的日子。
  貧困並沒有摧毀這個花季少女。今年高考,曉曉考了515分,超出本科普通批分數線32分。7月22日,她查到自己被大學錄取了。
  “學校老師已經通知過了,縣裏會給我發助學金,直到我大學畢業,都不用擔心學費。”曉曉説。
  曉曉將要獲得的助學金,來自山東省德州市慶雲縣啓動的扶貧助學專項基金——這是慶雲縣為改變貧困代際傳遞、解決貧困學生上學設立的專項基金。
  “一看房、二看糧、三看勞動力強不強、四看家中有沒有讀書郎、五看家中有無病人躺在牀、六看收入來源有沒有保障”。這是流傳在德州基層扶貧幹部之中的“六看”識真貧口訣。
  慶雲縣委副書記趙曉靜説,在“六看”中,貧困羣體中的貧困學生教育問題是“貧中之貧”“難中之難”,他們有的是父母雙亡、跟隨年邁的爺爺奶奶度日的孤兒,有的是因家庭困難支付不起學費面臨輟學的大學生,還有的是家有病人、生活舉步維艱的少年。據統計,當地這類貧孤學生共有505名。
  “為了不讓一個貧困學生因家庭困難造成學業掉隊,我們發起成立了扶貧助學專項基金,並發動企業家、幹部和教師共同參與幫扶,希望他們成為貧困孩子學習的榜樣和努力的方向,通過扶貧扶智,徹底改變貧困代際傳遞的問題。”慶雲縣委書記王曉東説。
  山東沃森農業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劉中華就是參與幫扶的企業家之一,和她“結對子”的孩子即將上小學四年級,家裏還有因傷不能幹重活的父親、務農的母親和15歲起就因貧輟學的姐姐。
  “第一次和基層幹部去學校看望孩子的時候,我真的傻了。沉默不語、脖子裏有泥,一個勁地往老師背後躲。我也是當媽媽的人,看到孩子這樣,真的感覺特別心疼。”劉中華説。
  如今,劉中華正盤算着把孩子接到公司裏參觀先進的農業技術,並帶着他和自己的孩子一起玩耍,讓他知道,世界很大,只要努力就能改變生活。
  慶雲團縣委書記張國宏説:“自從發出倡議幫扶貧孤學生,各級幹部都踴躍報名,甚至‘提前預訂’。”
  在慶雲縣這個只有33萬人口的小城,扶貧助學專項基金的户頭上已募集了3172萬元資金。為了用好、管好這筆承載着貧孤學生教育希望的基金,慶雲縣專門成立了基金管理委員會,每名貧孤學生都要由相關部門把關核實,定期通過扶貧助學基金賬户直接劃轉到受助人賬户。基金會對貧孤學生實行動態管理,採取貧困進、脱貧出的“進出機制”。
  眼下正值暑期,曉曉仍在四處尋找打工機會。“有了好心人幫忙,我就更要自立、自強。”曉曉説。

德州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凡本網註明“來源:德州新聞網”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於德州新聞網,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範圍內使用,並註明“來源: 德州新聞網”。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②凡本網註明“來源:XXX(非德州新聞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③鑑於本網發佈稿件來源廣泛、數量較多,如因作者聯繫方式不詳或其它原因未能與著作權擁有者取得聯繫,著作權人發現本網轉載了其擁有著作權的作品時,請主動與本網聯繫,提供相關證明材料,我網將及時處理。